月度歸檔:2019年01月

去云南旅游的三波導游

多年以前,曾去過一次跟團旅行團,不過,沒有被強制購物。那次,去的是華東五市。導游帶我們去了賣茶葉和絲綢兩個地方。茶葉,我們太熟悉了,整個團,只買了半斤茶葉;而在絲綢那邊,大家買了不少東西,導游挺高興,中午吃飯的時候,還請大家喝了啤酒。 繼續閱讀

旅行團里的大爺

我們的旅行團是幾個地區的人根據出行的時間拼湊在一起的。雖然在接下來的幾天里,我們將吃住在一起,但由于大家對陌生人有防備的心理,彼此不太交流,再加上方言的問題,每個家庭基本處于自我的封閉的狀態。

雖如此,大家肯定在私下里分析別人的關系、職業等。

吃飯的時候,根據組成家庭的人數,分別湊桌。我們這一桌有兩個女士加上我們另外的兩家,正好十一人。與我們同桌的那個五口之家,三位老人,一個帶著孩子的媽媽,我猜,其中的兩位老人是孩子媽媽的父母,而另一個老人是孩子媽媽的公公。

為了方便講故事,暫且將孩子媽媽的公公稱為“酒大爺”吧,因為每一餐,他都要喝上二兩小酒。

在我們旅程中,旅行社的飯是難吃至極,真不知道旅行社是如何找到這些小飯店的。在吃飯的時候,我們談起飯菜來,大家一致認為,廚師的手藝糟蹋了菜。

飯難吃,而且換了好幾個地方,飯菜的花樣基本沒變。也正是旅行社給準備的這些飯,讓大家失去了品嘗云南特色菜的機會了。

喜歡喝一盅的酒大爺,每到一處飯店,獨自去吧臺選一瓶小酒,通過這一路的觀察,沒有重樣過。我在心里琢磨,我們沒有吃到云南的特色菜,酒大爺卻嘗到了云南的地方小酒了,雖然沒有深入村寨喝寨子里的酒,他卻喝到了云南的巷子里的酒了。

看到每頓飯酒大爺的小酒喝得有滋有味,還真有點嫉妒他了。

酒大爺跟著他家的大部隊,也沒有將注意力放到景點上,看那架勢,像是跟著一家人來景區打醬油的。

在隊伍里,酒大爺喜歡逗小朋友玩。他的樣子就有點小朋友的特點,這可能是一輩子心態在臉上留下的痕跡吧。2019.7.26

古鎮文化

現在的旅游里有一個古鎮文化,在這里,我根據自己的理解,定義為小巷文化吧。在我的觀察里,這種小巷似的古鎮文化里,主要有這么三類:第一類、歷史文化小城改建而成的小鎮;第二類是仿古建筑組建的商業街;第三類是沒有歷史古跡,也沒有能力去建仿古建筑,用小吃街等組建起來的街巷。 繼續閱讀

青島城陽有實力的少兒美術培訓學校

一般,少兒美術培訓在宣傳自己的時候,多以名師、課堂作為營銷的點。作為一所有實力的少兒美術培訓學校,這些只是基本的配置。真正有實力的少兒美術培訓學校,要有美術教育的附加值。

前面在《青島城陽少兒美術培訓》中,我只是大致講了一下河馬創意美術實驗室的基本情況,也許各位讀者覺得這些與其它學校并沒有什么區別。的確是,隨著大眾對美術教育要求的提高,少兒美術培訓學校的軟硬件配置也是水漲船高。

難道一所少兒美術培訓學校的軟硬件水平提高了,就能培養出優秀的美術兒童嗎?我覺得不太可能。
上周末,我看到河馬創意美術實驗室的姜姜老師在朋友圈曬出一個小學員送她手工制作的禮物的相片。如果我們單看相片,的確沒有特別的地方,只要老師用心教學,總會感動學生的。

而這張相片里的小姑娘,是一個韓國小孩,不會講漢語,姜姜老師呢?她也不會講韓語。那他們的課怎么上呢?難道藝術真的沒有國界,可以用美術符號進行溝通嗎?絕不是。小學員會講英語,而我們姜姜老師的英語也是超流利,上學期間,姜姜老師頻繁的出國游學,日常英語對話、美術專業英語,早已不在話下。用英語教韓國小女孩學美術,對姜姜老師來說,就像我們見到的普通課堂那樣簡單。
所以說,在一節專業的美術課堂上,不只是簡單的教授孩子繪畫的技巧。馬云做給老師們做報告,講到一位老師去死海,不小心嗆了一口水,連喝了五瓶礦泉水沖洗嘴里的海水。這位老師回來后,給學生講浮力的知識,講了這個五瓶礦泉水的故事,孩子們不僅更理解了浮力,而且通過老師的親身經歷,將“視野”一下打開了。

我想,在姜姜老師的課堂上,她也會將在德國、美國、法國、日本等國家的有學精力,通過畫筆與小學員們一起分享的。這就是一節課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