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祖屋成為別人實現田園夢的地方

在徽州的西遞村有一家叫做豬欄的酒吧。這家酒吧開在西遞村的一座老房子里。房子是酒吧老板從一位復旦大學的離休教授哪里購來的祖宅。祖宅在售出之前被當地人用作豬圈養豬。豬欄酒吧的老板購得之后,花了兩年的時間進行修葺、還原、定位,最終成為豬欄酒吧一店。(見《碧山10:民宿主義》)

許多祖屋被兒孫賣掉,與豬欄酒吧的經歷相似,村里的某一輩人走出山村進入城市,成為名副其實的城里人,疏于對祖屋的照顧,最后折一個價格賣與外人。在一些地方的農村里,對于村里的老房子,實際上有許多人在盯著的,比新開盤的樓房還要搶手。

祖屋,對于農村的人來說,是一個住所,而在另外的人那里,則變成了桃花源,變成了靜養心靈的地方。《鵝鵝鵝》的作者二冬即在終南山租了一處民房,每個月發一篇關于終南山的生活瑣文,每一篇的閱讀量達到幾萬,打賞的人數也有幾百人。

鄉野之局的愜意,除了我們熟知的《桃花源記》,在國外,最為著名的要數梭羅的《瓦爾登湖》了。只不過梭羅是一個實驗主義者,當初他住在瓦爾登湖畔,是為了求證人生存下去到底需要多少生活資料。后來,被讀者們將《瓦爾登湖》歸結到“歸隱田園”中去了。

最近,我在當當APP里淘書,遇到一本書《借個院子過生活》,在內容介紹里,我讀到下面的文字:

五個男人,借了個院子,把它改造成民宿和文旅空間,一年零一春,他們居于徽州,親身體驗了古城的四季變換,才終于懂得了詩意棲居的真諦,那里守住了中國人骨子里的溫和與從容,平凡樸素的生活里,蘊含著深刻的人間情感。

從字里,首先讀出的是民宿推廣的一種形式,而這種類型的書能夠被吸引,首先是讀者心里有一個田園的夢,特別是生活在城市里的中產階級,他們是各種民宿的常客。

現在,城市里的相當一部分人上一代或上某一代是舍棄了家鄉“祖屋”的,而骨子里對田園的依戀卻深入骨髓了。當衣食無憂的時候,重新燃起了田園夢。

田園,對于一些人來說,終究是一場夢了。

最近幾年,曉望村及周邊村里的閑置民房成了租住的搶手貨了,也不是如麗江古城里那種租來做民宿或者是經營其它產業的,是真正的租來居住的,往往是這家的房子沒到期,已經有幾家人揣著錢在等著了。

雖然農村的生活還不如城市便利。

那天,爬二龍山,遇到同姓表哥,問我,是否知道租他房子的住客還租不租了,如果不續租,表哥自己要搬回去居住,這幾年住商品房里,總感覺少了些東西,不如住在祖屋里踏實。我想,這算不算是田園夢也開始影響到田園人了呢?2019.9.19

當祖屋成為別人實現田園夢的地方》上有2條評論

    1. 蘆葦叔叔 文章作者

      麗江古鎮就是資本進入的實例。
      不用資本進入,本地那些有投資頭腦的人,也會盯住這塊蛋糕的。
      不過,沒有資本進入的鄉村,一般人還真不會到那里去。

      回復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