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處理街頭攝影的肖像權問題

那年被騎友約著去海邊騎行,中途休息,我倆抽了一根煙。就在我們兩個扶著自行車吞云吐霧的時候,一個攝影愛好者,拿起相機伸到我們的眼前,讓我們看她拍攝的相片。相片的瞬間是我倆在相互點煙的時候,我們都穿著黑色的阿迪上衣,帶著樣式差不多的頭盔,嘴里叼著煙,打火機的火苗在兩根煙之間。放到現在再回想那張相片,攝影師的抓拍還是很錯的。攝影師要我們的郵箱要發給我們,嫌麻煩,沒想要相片,也沒有給郵箱。估計,那張相片肯定是發在某個博客上了。

對于拍攝陌生人來說,肖像權是一個很敏感的話題。這是一個被攝影師經常討論的問題,也是被很多人忽略的問題,包括被拍攝者。在《鏡頭中的生活》中,作者卡萊布萊斯也提到關于肖像權的問題,當她拍攝某個主題時,會與鏡頭中出現的人簽訂一個協議,以確保這些圖片能夠順利出版。

對于一般的人而言,雖然口口聲稱肖像權,可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大眾面前展示自己。我曾經拍攝過孩子上培訓班的相片,并發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里。一次,與孩子的老師談起我拍攝的相片,我問老師,是否有家長跟他提過肖像權的問題。老師回答,沒有人,現在的家長都希望通過各種途徑展示自己的孩子,誰會去管這些問題呢。最后老師補充了一句,抖音這么火,也不無道理的。

我曾聽到一位搞了很多新聞的人說,人人都希望在新聞中看到自己的名字和相片,當然,新聞必須是正面的。

現在有很多新聞機構改制,脫掉了事業單位的外衣,變成企業化管理,連記者都變成合同工了,那么,以前記者拍攝大眾的肖像用作新聞的合法性,在今天,是否依然不算侵犯肖像權呢?如果企業性質的新聞機構享有以前事業單位性質的權力,像我等小作坊性質的自媒體是否也應該享有這個權力了呢?在新時代下,這個問題有必要重新理清。

提到肖像權,不得不提的一個與之相關的問題,那就是版權的問題。

前一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視覺中國”就被全國人民及機構給嘲諷了一番。

其實,對于視覺中國的版權問題,我覺得它挺冤的。大家混淆了自己所認知的版權。其實,視覺中國賣的是相片而不是“LOGO”的外形。比如某個銀行,有自己的LOGO外形,一般人不能使用這個外形做產品,但是這個外形可以拍攝吧。拍攝出來的相片就有使用價值了,比如一個記者要用一張相片,不能親自去拍攝,就可以購買這張相片,甚至是某銀行自己要用,也要購買,如果不購買的話,銀行還要自己拍攝,或者找攝影機構去拍攝。其實,一些企業的LOGO被拍攝傳播,本身也是宣傳。

視覺中國賣的是圖片的質量,他們是專業的。關于圖片質量,我曾經歷過一件事情。一個朋友要做一個5米高、20米長的海岸線宣傳板,一般的相片是做不了那么清晰的。他曾找過我。我的相機像素根本不行,更何況,要拍攝那么一張相片,不僅需要合適的時間去拍攝,更要有足夠的技術做后期,當一張相片的像素太大的話,還要有好的設備進行處理。這是非專業做不了的。最后,還是花了一千多塊錢從往上買了一張。能夠拍攝一張一億像素相片的相機本身也不便宜,那也是成本。

一般企業保護的版權,就是不能在自家的店鋪上掛別人的招牌,例如我們做一個跟新浪一模一樣的網站,這就侵犯了別人的版權了。至于我們拍攝新浪網站的一張相片進行問題的說明,那是不算侵犯他們版權的吧。

如何處理街頭攝影的肖像權問題》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