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

《生命大美》之《溫一壺月光下酒》里有一段話:

喝酒是有哲學的,準備許多下酒菜,喝得杯盤狼藉是下乘的喝法;幾粒花生米和一盤豆腐干,和三五好友天南地北是中乘的喝法;一個人獨斟酌,舉杯遙明月,對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

雖然喝酒數年,不曾自己喝悶酒或歡喜的酒,每次喝酒必是宴席或者與朋友一起。裝模作樣的點一桌菜,然后備足夠喝的酒,急急如律令,只至最后人仰馬翻,杯摔瓶碎。今天,讀到這篇《溫一壺月光下酒》才知道,喝了那么多年的酒,感情喝的都是下乘的酒,怪不得我最終遠離酒精,不在貪杯。

記得有一年,在單位值班,巡邏至半夜,與兩個同事無困意,決定去街上喝一小杯。遂鎖門關窗,偷偷溜走,在街邊找了一家小菜館,一人點了一個菜,拉過一箱酒,每人把著一瓶,開始喝起來。

在那種情景下,菜只是來裝樣子的,每次碰杯,全干,大家相互監督,一滴也少不了,更像是拼酒。

到底喝了多少酒,誰也不記得,只記得飯錢、酒錢是給了的。三個人,相互攙扶著,摸爬滾打的走回單位。

第二天醒來,頭痛欲裂,雖然腦中的事還算記得清楚,但血管里的酒精還未散去,依然在麻痹著神經。為了檢驗自己是否還有酒意,故意沿著地面上可見的直線條走路,也眼見著自己不由自主的左右搖晃。

頭腦清晰,肢體依然醉著。

后來,據同事們說,那一整天,辦公室里一直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酒味。

自那次酒后,我總結出,三人一起喝酒,必大醉。所以,在那以后,只要是三人湊在一起喝酒,我必然要再多邀請一至兩人,不讓三人斗酒的情形出現。

再再后來,酒也戒了,不再忍受酒后的痛苦了。

對影成三人,是上乘的喝法》上有2條評論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