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簽的羽毛

在當當網買了一本書《符號與象征》,沒仔細看簡介,收到書的前一天無意點開書的評論,最前面的留言說這本書非常適合孩子看。

入浙隨緣錄

入浙隨緣錄

拿到書的時候,大致翻了幾頁,內容的確印證了評論“適合孩子看”。所以,我假惺惺的將書扔給孩子,說給孩子買了一本書。

孩子高興的將書拿走了。

這還真是一本適合孩子看的書,孩子很著迷于這本書。

這孩子閱讀《符號與象征》的時候,跟我們要一個書簽。書簽還要特意準備嗎?我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點。講究的人,會用一個特別的書簽,材料、題字、繪畫等,實足的藝術品,那屬于個人品味的范疇。

但我覺得,如果是書蟲一類的讀者,不會太在意書簽的品味的,比如愛因斯坦,好用大額錢幣當作書簽夾在書里,據說很很多人去翻愛因斯坦的書將錢拿走。我等是沒有那么大的底氣將大額紙幣當作書簽的,小到一角,大到一元才有機會夾入我的書的。

雖然閱讀量不大,但在我的書里夾著五花八門的物品來充當書簽,比如飛機票、火車票、一塊塑料袋等,尤以各種票據居多。

在孩子提出要書簽的時候,我們給他提供了多套方案供其選擇,也都是我所常用的。孩子遇到這么摳門的父母也很無奈吧。

昨天,去新華書店買完《入浙隨緣錄》往回走的路上,在小區里發現幾支完整的羽毛,不知道是雞搏斗時留下來的還是某個玩具掉下來的。突發奇想,這雞毛不是可以做書簽的嗎?挑了最完整的一支夾在書里,就有了新書的書簽了。

現在許多書的出版都很講究,有的給讀者做好了書簽夾在書里,這就為讀者提供了方便,不用特意再去準備書簽了。在有印象的作者里,蔣勛的書多夾有書簽,偶爾會贈送明信片,撕下一張,也可以當作書簽的。

拿著雞毛當作書簽后,我給孩子看,只要有想法,什么都可以當作書簽的。孩子不以為然的掃了一眼我書里夾著的雞毛,一點興趣也沒有,繼續捧著他的《符號與象征》津津有味的讀著。

書簽,還是有個人喜好的。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